单双中特免费公开论坛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評論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

杜甫詩歌里的成都

2019-3-15 11:05| 發布者: 謝鑫宇 |來自: 成都《先鋒》雜志

放大 縮小

劉詠濤

著名詩人馮至在《杜甫傳》里曾寫道,“人們提到杜甫時,盡可以忽略了杜甫的生地和死地,卻總忘不了成都的草堂。”詩圣眼中的成都,到底是什么樣?


唐肅宗乾元二年(759年),杜甫攜全家來到成都。上元元年(760年)至代宗永泰元年(765年)五月,除了代宗寶應元年(762年)七月避亂至梓州(今三臺)、閬州(今閬中)共一年零八個月之外,其余時間都在成都度過。這幾年中,他寫了430首詩(其中作于梓州、閬州的170首),差不多占杜詩總數的三分之一,這是杜甫創作過程中的又一個豐收時期。

杜甫入蜀,一是由于安史之亂,二是迫于饑寒。之所以赴蜀,除了別處不便去、不能去外,還因為他有幾個親戚朋友就在蜀中。本來杜甫并不想來成都,在其赴成都途中經過五盤嶺(就是七盤嶺,嶺上有七盤關,也作棋盤關,在廣元北)時,在《五盤》中就有“成都萬事好,豈若歸吾廬”的感慨。還沒有來就想著離開,為什么會這樣?杜甫對于自己曾經居住的京城長安和故居所在的洛陽,是始終都十分喜愛懷念和向往的。他在《奉送嚴公入朝十韻》中說:“此生那老蜀?不死會歸秦”。因而,即使成都再好,草堂再美,生活再愜意閑適,杜甫的“客愁”都不會變少。

杜甫抵達成都正是年底,暫時寄居在西郊外浣花溪邊的草堂寺。第二年春天,便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開始建造房屋草堂。暮春時分,草堂落成,他非常高興,作詩紀之,有《卜居》《堂成》。

成都氣候溫暖宜人,出產豐富優質,自西漢以來,一直是西南地區的中心。唐代經濟文化繁榮,離京城并不遙遠的成都也迅速繁榮起來。特別是安史之亂,唐玄宗及大批官僚富商紛紛來到四川,不少住在成都,對這里的經濟文化起了非常積極的作用。因為玄宗的到來,成都改名南京。成為兩京(長安、洛陽)之外的另一經濟中心,時稱“揚一益二”。草堂所在的浣花溪畔美麗的自然風光和成都淳樸的風俗人情,使杜甫的心情頗為平靜,而在草堂的疏放、真率生活,使他由衷喜悅。

此外,老朋友嚴武兩次鎮蜀,任劍南西川節度使,對杜甫幫助很大。他還表薦杜甫為節度參謀、檢校工部員外郎。


蜀中相對兩京和中原有些偏遠,杜甫得到的中原消息就來得少而且慢,所以詩作反映現實也不是很及時。相對于前期而言,他這時的憂時傷亂之作紀實較少而議論感慨較多。但是,作為一個憂國憂民的偉大現實主義詩人,杜甫一刻也沒有忘記動蕩不安的天下。勉勵地方官員多為人民著想,譴責巧取豪奪的官吏,成為杜甫漂泊西南時期最重要的詩歌主題。《送韋諷上閬州錄事參軍》詩大體可以概括杜甫同類詩歌的基本內容,以《枯粽》《病橘》等為代表的一批詠物詩也都表現了詩人的深刻思考。

這一時期另一個重要主題,是抒寫詩人愿為天下蒼生獻身的偉大精神,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就是代表。在四川和朝廷遭到內賊和外患的多種侵擾時,他還是和以前一樣作出強烈反應:《警戒》《去秋行》《王命》《西山》《東狩行》等,從不同角度表達了對蜀中安危的焦慮;《聞官軍收河南河北》《釋悶》《收京》《傷春五首》《有感五首》等,則反映了安史之亂平定后,詩人由希望轉為失望的思想變化過程。這些作品不像早年那樣集中,但憂國憂民的激情始終沒有淡薄。

總的說來,杜甫在成都時期(包括梓州時)所作的詩歌,日常生活、吟詠平凡事物的較多,反映軍國大事、民生疾苦的較少。


杜甫在川在蓉的詩歌題材豐富多彩,除了憂時傷亂之作,還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和草堂周圍的一草一木寫了進去。如《江村》寫與家人一起的生活,充滿親情倫理,《狂夫》寫草堂的美好風光。杜甫和鄰居相處很好,《客至》《南鄰》《有客》《北鄰》《遭田父泥飲美嚴中丞》,寫出與農民鄰居間的親密關系。

杜甫對草堂一帶的景色多所描寫與贊美,如《田舍》。而《水檻遣心二首》中“細雨魚兒出,微風燕子斜。城中十萬戶,此地兩三家”,更是寫出了成都的闊大與繁華。寫日常生活的作品,還有《絕句漫興九首》《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》。

杜甫具有敏銳的觀察力,對草堂的自然風光、氣候變化以及錦城春夏秋冬四季的特征把握得非常準確。在草堂的四年中,杜甫有180多首詩寫到景物,約占這段時期作品總數的百分之七十。

《重簡王明府》寫成都氣候:“甲子西南異,冬來只薄寒”,詩人筆下的成都冬季不太寒冷,只是感覺到“薄寒”。

成都多雨給杜甫留下了深刻印象,杜詩多有寫到成都不同時節的雨和夜雨:

春雨。杜甫多次寫,并常與風聯系起來寫。“雨洗娟娟凈,風吹細細香”描摹了清新雅致的環境;“蜀天常夜雨,江檻已朝睛”展現了成都夜間多雨,白天放晴的氣候特點;“細雨魚兒出,微風燕子斜”寫雨后晚景,流露出詩人的閑適和對春天的喜愛。《春夜喜雨》出神入化地描繪了成都春雨、夜雨的景象,透露出喜悅歡快之情和平和恬淡心境。

夏雨。寫初夏時連綿不斷的梅雨,有“南京犀浦道,四月熟黃梅。湛湛長江去,冥冥細雨來。茅茨疏易濕,云霧密難開”;寫盛夏的雨,“上天回哀眷,朱夏云郁陶”寫出夏云郁結于空中的氣勢,農人等來了期盼已久的大雨,滋潤著久旱的田地;“風雷颯萬里,霈澤施蓬蒿”,狂風大作,給大地帶來充足的雨水,也給關心民生的詩人帶來極大喜悅;“三日無行人,二江聲怒號”可見成都夏天雨勢大、時間長。成都夏雨,也有細綿輕柔的時候。“風含翠筱娟娟凈,雨浥紅蕖冉冉香”描繪了一幅寧靜優美的夏日光景,“浥”寫出細雨的滋潤之態。

秋雨。《朝雨》中“凉氣曉蕭蕭,江云亂眼飄。風鳶藏近渚,雨燕集深條”,寫蕭蕭秋風,烏云亂飄,秋雨驟降,鳶燕藏身,同日傍晚,江村的疾風吹過后,庭前花草的枝葉還掛著雨滴;“蜀星陰見少,江雨夜聞多”寫成都秋天也多夜雨,晴天少而難見星月。《楠樹為風雨所拔嘆》寫草堂前的一株古楠樹為秋天的風雨擊倒,并被連根拔起。杜甫對這株“故老相傳兩百年”的楠樹懷有極為深厚的感情,“誅茅卜居總為此”,詩人當年茅屋選址在此就是因為這棵楠樹。更有狂風把杜甫苦心營建的草堂刮破,詩篇彰顯其推己及人的博大胸懷和高尚偉大的人格魅力——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。

冬雪。杜甫筆下的成都冬天是少雪的,《大雨》中“西蜀冬不雪”。但杜詩也不乏對成都遠郊雪景的展現,“窗含西嶺千秋雪”描寫了草堂窗外的西嶺山常年積雪的壯美景象;“練練峰上雪,纖纖云表霓”是對遠處潔白雪峰和天邊如帶彩虹的刻畫;“遠煙鹽井上,斜景雪峰西”展現了一幅青煙遠上鹽井、夕陽斜照雪峰的美妙畫圖;還有遠對雪景遙思故人的“此時對雪遙相憶”,另有“暮倚高樓對雪峰”,傍晚時分,杜甫高樓憑欄,遠眺天邊西嶺雪峰美景。

多雨使得成都水源豐沛,杜甫詩中經常展現成都的水。“門泊東吳萬里船”,可見江闊水深。杜甫用大手筆歌吟錦江的秀美,“錦江春色來天地,玉壘浮云變古今”,氣象雄渾,俯視弘闊,籠蓋宇宙,杜甫觀賞描摹錦江春色的視野開闊深遠,體現出詩人心系天下的博大情懷。

杜甫經常用詩記錄浣花溪的水勢狀況。“二月六夜春水生,門前小灘渾欲平”寫二月的浣花溪夜里水漲與沙灘持平;“一夜水高二尺強,數日不可更禁當”寫數日接連漲水不退,有時一夜溪水就漲出二尺多;“三月桃花浪,江流復舊痕”寫三月的桃花汛。《溪漲》更描繪了浣花溪水漲前后的水勢狀態。“當時浣花橋,溪水才尺余”,平時溪水并不深,“白石明可把,水中有行車”,溪水清澈見底。可夏秋季節,溪水漲高,“秋夏忽泛濫”,水量之大。“江漲柴門外,兒童報急流。下床高數尺,倚杖沒中洲”寫出了水勢急漲。“蒼江多風飆,云雨晝夜飛。茅軒駕巨浪,焉得不低垂”寫錦江常有風暴,大雨晝夜不停,杜甫擔心駕臨江上的水檻會因水勢大而崩壞。

杜詩還描繪了草堂周邊的古典水鄉園林景觀。“浣花溪水水西頭,主人未卜林塘幽”“清江一曲抱村流,長夏江村事事幽”,寫出浣花溪環抱草堂的位置面貌;“層軒皆面水”“舍南舍北皆春水”,都道出草堂傍水而筑的地理環境。“萬里橋西一草堂,百花潭水即滄浪”,草堂就筑建在這一帶的水鄉,景致幽美。

杜甫一向愛寫詠物詩,入蜀后更愛寫,寫得多而好。只是所詠有了一些變化,多詠普通平凡事物,如《杜鵑行》,借望帝杜宇死后魂化杜鵑的故事起興作此詩。即使是不太美好,甚至呈枯萎憔悴壯的病樹,也成為杜甫吟詠的對象,如《病橘》《枯棕》。但就是這樣的詩歌,杜甫也往往“寓有深沉的寄托”。當然,也有無所寄托的純詠物之作,如《舟前小鵝兒》,充滿了對小鵝的憐愛關切。

唐宋時期的成都有許多海棠,陸游就作了許多海棠詩,如“成都二月海棠開,錦繡裹城迷巷陌”“成都海棠十萬株,繁華盛麗天下無”,杜甫卻沒有一首寫成都海棠的詩。晚唐詩人鄭谷有《蜀中賞海棠》詩,“濃淡芳春滿蜀鄉,半隨風雨斷鶯腸。浣花溪上空惆悵,子美無心為發揚”是最早提出杜甫沒有成都海棠詩的問題,認為是杜甫“無心”寫。陸游卻認為,杜甫當年應該寫過,只是失傳了。也有人說是因為杜甫的母親名叫“海棠”,所以詩人因為避尊者諱而不寫。但據專家研究,杜甫不寫成都海棠,是因為海棠賤,杜甫又不以為它美,所以沒有寫。


成都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燦爛文化的城市。杜甫有一些詩寫成都的歷史掌故,如石犀、石筍、石鏡、琴臺等。

《石筍行》對“海眼”之說表示懷疑:“此事恍惚難明論”。又如《石鏡》,石鏡是成都的一處古跡,在城北武擔山上。據《華陽國志·蜀志》,石鏡原是蜀王妃墓的表記。杜詩中流露出一種蒼涼情緒。《琴臺》是憑吊司馬相如彈琴處而寫,對相如文君的愛情表達贊賞之情。《晚秋陪嚴鄭公摩訶池泛舟》寫到了成都的摩訶池,景色一片荒涼。

對蜀中著名歷史人物,如文翁、司馬相如、揚雄、諸葛亮、陳子昂,杜甫本就十分敬仰,自然有詩寫作吟詠。“旁人錯比揚雄宅,懶惰無心作《解嘲》”,頗以晚年隱居的揚雄自比;“草《玄》吾豈敢,賦或似相如”,也很有以蜀中這兩位大文豪自比的意味。當然,杜甫最敬重的人物還是那位和自己一樣來自“外省”的諸葛亮。鐘樹梁先生說,杜甫以人物為題材的詩歌,不同時的歷史人物,以懷念諸葛亮的詩最多。據統計,杜甫吟詠諸葛亮的詩篇或涉及諸葛亮的詩句有14首,其中尤以在成都寫的《蜀相》和在夔州寫的《詠懷古跡》最好最有名。杜甫敬重諸葛亮,由此可見詩人思想境界之高遠,品德修養的追求之完善,其憂國憂民和愛國豪情之博大精深。

對成都的飲食蔬酒,杜甫也有記述和評價。“蜀酒濃無敵,江魚美可求”是對四川飲食的整體評價;“魚知丙穴由來美,酒憶郫筒不用酤”贊美郫縣的美酒、邛州(今邛崍)雅州(今雅安)等地的魚菜。對四川的水果蔬菜,杜甫也有描述記載,但其似乎對川酒情有獨鐘。

(作者系成都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)

轉自成都《先鋒》雜志







单双中特免费公开论坛 电子游戏平台 求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时时彩免费软件计划 骰子彩票快三技巧 116开奖最快 北京pk10个人玩法技巧心得 北京pk赛车计划qq群 三公棋牌游戏平台 十一夺金任选二稳赚法